欢迎访问国际物流-国际运输-国际货运-国际海运-国际快件-上海品客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官网!

4000861778
联系我们

上海品客国际物流有限公司

联系人:刘先生

电话:400 086 1778

地址:上海市青浦区徐龙路77号A栋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一、引言

随着跨国公司全球布控价值链、产品更新迭代速度加快和国际生产协作程度增加,物流能力成为经济下行大背景下各国维持进出口活动的战略性资源,加速物流绩效完善已成为各国政府无法忽视的目标。因此,研究我国物流绩效指数的不足之处,推动我国物流产业全球竞争力提高,有助于解除出口贸易“货畅其流”的瓶颈,促进新常态下中国商品出口的质量和数量继续攀升。

二、文献研究:国际物流水平对出口贸易的影响

1987年11月,中国物资考察团结束对日本流通业的考察后,首次将“物流”概念引入国内,自此我国开始系统学习国外先进物流理论体系。2002年1月,中国正式驶入WTO快车道后,物流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与服务水平、全球产业链整合、供应链理论创新都产生了天翻地覆的进步,直接拉动钢铁、汽车、互联网等行业的显著增长。2013年以来,在经济新常态背景下,市场竞争加剧,制造业成本降低空间有限,物流费用的压缩被普遍认为是“第三利润源泉”。

证明现代物流业与出口贸易协同发展的理论和实证研究不胜枚举。国内外学者普遍发现,完善的物流基础设施和周全的物流服务可以有效降低国际贸易成本,提高出口企业与国家竞争力。国外研究方面,Freund和Rocha(2010)研究了来自非洲的数据,证实改善国际物流绩效能有效降低交易成本,增加出口量[1]Puertas等(2013)认为欧盟国家出口贸易较进口贸易更易受国际物流绩效的影响,物流能力中最重要的能力是跟踪和查询国际货物运输的能力[2]

国内研究方面,张宝友(2009)的实证研究表明:我国物流业与进出口贸易同方向发展,现代物流业变量指标值每增长1%,会引起进出口贸易额增加2.19%。[3]黄伟新,龚新蜀(2014)发现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物流绩效整体每提高1%,中国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国家机电产品出口贸易额将增加1.457%。[4]郭湖斌(2018)利用1978—2017年我国现代物流业和对外贸易的统计数据,发现现代物流业规模类指标(货运量和货物周转量)更能促进对外贸易的发展,而物流业效益指标(物流业增加值)对外贸易的促进作用较小。[5]梁烨,崔杰(2019)证实“一带一路”倡议目标国家或地区的LPI与我国对其贸易出口量呈现出一定程度上的正相关,1nLPI提升一个单位,可以带动我国贸易出口增加1.1214个单位[6]

综上所述,现有文献不乏国际物流水平对贸易的影响,研究结论在大方向上趋同:完善的现代物流体系能有效降低国际贸易交易费用,促进对外贸易发展。

三、2007—2019年中国物流绩效指数分析

世界银行于2007年首次发布《物流绩效指数报告》,其后每两年发布一次。物流绩效指数(Logistics Performance Index,LPI)是各国政府和商业界关注的重要指标,反映了163个参评国家和地区的贸易物流竞争力。经世界银行选中的评价指标有相当高的科学性,综合了国际货运界的实操经验和学界近期的理论和实证研究。六个评价指标分别是:海关和边境清关效率(Customs,CUS)、贸易和运输基础设施质量(Infrastructure,INF)、国际货物运输便利性(International Shipments,ISH)、物流服务能力和竞争力(Logistics Quality and Competence,LQC)、货运监控能力(Tracking and Tracing,TTR)和运输及时性(Timeliness,TIM)。

根据2018年世界银行集团发布的《世界银行物流绩效指数——联结以竞争:全球经济中的贸易物流》,纵观参评的国家和地区,物流绩效表现分数与经济发达程度呈明显的正相关。在六次发布中,德国4次夺得榜首,2018年得分4.2分(满分5分),新加坡则2次摘冠。2007年至2019年,中国物流绩效指数连年稳步上升,物流绩效指数得分由3.32增长到3.61,增长率达8.72%,世界排名由33位上升至26位,其中交通和物流基础设施建设贡献良多。然而,这一排名仍然与我国世界第一贸易大国的地位极不匹配。

2018年我国物流绩效指数综合得分为3.61分,在参评的163个国家和地区中位列第26名,前30名除第14名的沙特阿拉伯外,均为传统发达国家。中国各项得分均高于全球均值,物流基础设施质量、国际服务竞争力和货运全程监控能力是中国物流绩效的提升的核心优势,分别比全球均值高出0.3分,0.77分和0.75分。但与前20名发达国家的物流能力相比,差距主要体现在海关效率,国际运输便利性两方面,均值差分别为-0.65分和-0.5分(如表1所示)。从分项得分情况来看,我国得分连年小幅度上升,如图1所示。

表1 中国与前20名均值及全球均值对比     下载原表

表1 中国与前20名均值及全球均值对比

数据来源:https://lpi.worldbank.org/世界银行官方网站物流绩效指数专题网页。

图1 2007—2018年我国LPI各项分值

图1 2007—2018年我国LPI各项分值   下载原图

数据来源:https://lpi.worldbank.org/世界银行官方网站物流绩效指数专题网页。

为了清晰地对比中国、德国、新加坡及世界经合组织中高收入水平国家的物流绩效差异,特采用雷达图对比各国能力强项,暴露短板和弱点。从雷达图上看,我国与世界一流国家相比,在海关效率,货物跟踪能力和物流服务竞争力方面差距明显,平均相差0.6分左右。

经合组织中的高收入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加拿大、捷克、丹麦、芬兰、法国、德国、希腊、匈牙利、日本、韩国、卢森堡、荷兰、新西兰、挪威、瑞典、瑞士、英国、美国,其物流发展水平较高,从雷达图中可以看到我国与其平均水平的差距正在缩小,平均每项相差不到0.1分。

图2 各国及地区2018年LPI各项分值雷达图

图2 各国及地区2018年LPI各项分值雷达图   下载原图

数据来源:https://lpi.worldbank.org/世界银行官方网站物流绩效指数专题网页。

我国在交通物流基础设施方面的巨量投入带动了物流绩效指数的提升。例如,2019年,中欧班列开行数量达到已达到1.3万列;到2020年国家将建成20个国家级物流枢纽。但交通和物流基础设施是硬投入,物流运输服务质量是软输出,如何把硬投入转化为软输出,是我国与传统发达国家之间从量变到质变的距离。

四、2007—2019中国商品出口贸易数据分析

自2001年我国加入世贸组织,与国际市场正式接轨后,出口贸易增长强劲。从最初出口贸易总额为22024亿人民币,到2019年增长到172298亿人民币,扩张了近三倍。从图4中可以看出,2008年世界金融风暴对我国2009年出口贸易总额造成较大影响,出口总额为82029亿人民币,较2008年下滑近两成。2010年后,增长势头逐渐恢复,但在2015年再次出现下滑现象,同比下降1.8%,加工贸易进出口下降比较大,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下降比较多。其后三年回暖,2019年出口贸易额达到172298亿元(见图3)。

图3 2007—2019年我国出口数据

图3 2007—2019年我国出口数据   下载原图

数据来源:http://data.stats.gov.cn/国家统计局-查数专题。

图4显示了2007年至2019年出口额增长率的变化,近五年受原材料价格上涨,人工费用上涨,国际市场需求增速放缓,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因素的影响,中国外贸发展面临复杂严峻的内外形势,增长率呈现后劲不足的态势。

图4 2007—2019年中国出口额增长率

图4 2007—2019年中国出口额增长率   下载原图

数据来源:http://data.stats.gov.cn/国家统计局-查数专题。

2013年,我国两会期间首次提出对外贸易转型的概念:出口贸易发展方式要从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在经济新常态下,产品竞争形势严峻、贸易摩擦不断升级,全球贸易保护主义逐渐抬头,使得我国对外贸易发展增长乏力。在当前形势下,我国必须挖掘出新的出口增长点,以优质的物流服务和高速便捷的转港通关效率吸引全球客商。

五、当前我国出口贸易制约因素

(一)海关和边境管理流程不够优化

多年来我国物流绩效指数中海关服务能力评分连年偏低,不匹配我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贸易大国的地位,极大地制约了出口贸易的高速发展。以货物放行时间为例,我国出口货物放行时间由2011年的6.5小时压缩到2015年的2.5小时,至2019年已缩短至1.2小时。出口报关需要提交4份文件,海关业务效率高者如新加坡只需要1份,其Trade Net系统每天处理约3.5万个贸易报关,一年约900万个贸易报关,其中99%在10分钟内处理完毕。[7]此外,全国各主要口岸间通关效率差异较大,一线城市通关效率明显高于其他城市。

(二)缺乏标准化的集成式物流信息系统

全国出口物流信息平台由于缺乏统一标准,短时间内进行了诸多不可兼容的投资。特别是在物流信息管理系统领域,各种港航物流信息平台、口岸物流信息平台、全球物流查询平台令人眼花缭乱,海关、检验检疫、边检商检等缺乏统一的高效、安全、可靠的跨部门、跨区域物流信息交换和集成式信息平台。信息互不自由流通、功能无法相互配合,无法保障货品精准追踪与服务时效,给企业出口带来时间资源和人力资源的无谓浪费。

(三)物流服务业协同服务能力较弱

国际贸易物流跨多国关境进行,买卖双方通常不见面,涉及的运输环节多、运输工具种类多、运输环境复杂、风险值高。需要各国代理人、金融机构、保险公司、海关及各类中间服务商协同服务,减少相关利益主体在国际物流遭遇货损和资金损失,提高其参与进口贸易的信心。现有进出口货代公司大多有能力为国内外收货人(海运、空运)提供进口代理业务、报关报检、转关、货物运输等从港口到收件地一站式通关服务。但我国金融、保险、货代等物流协同服务体系相容性依然较低,未实现多牌照并发的“一站式”综合物流服务“超市”,为各国的货主企业、代理人服务效率低下。

六、对策建议

(一)对标世界一流水平,积极提升海关和边境管理水平

当前海关工作重点应放在优化商品和货物的进出口申报流程,积极降低通关成本上,在原有基础上全面推广“多证合一”、“多报合一”、“一网通办”、“一次申报、一单通关”、“统一信用管理”等制度,进一步提高通关效率,降低企业成本的改革,对标国际一流水准,争取压缩通关时间。在硬件方面,增加出入境通道数量,增加更新探测设备、消毒设备、电子卡口等现有海关监督设备。

(二)加快推进现代物流业信息系统的标准化建设

国际贸易企业决策者可以利用标准化的物流信息系统及时获得各类物流决策信息,减少清关过程和运输过程的盲目性,及时将资金和要素配置到最合理的地方。1987年国家标准《全国工农业产品分类与代码》统一了同一物品在生产领域和流通领域的名称和计算方法,2001年,出版发行了国家基础性标准《物流术语》。在国际经济交往中,各国或地区标准有差异无形中形成了技术贸易壁垒,阻碍了我国对重要贸易伙伴的出口活动。在运输、配送、仓储、包装、资金结算等基本功能要素方面应积极使用主流国际标准,实现全境物流标准同一化,有助于降低沟通成本,实现国际物流服务“无缝衔接”。

(三)健全当前金融、保险协同服务体系,努力与现代物流和对外贸易新要求接轨

在不影响国家金融安全的前提下,实现多牌照并发的综合物流服务“超市”,为物流企业提供“一站式”金融服务,包括信用证结算、现汇付款交单、承兑交单等贸易融资业务,关税保付保证、付款保证、履约保函等银行保理业务。目前,国内还没有专门的法律规范物流金融服务,因此,应加完善相关法律法规,简化物流企业办理存贷款、融资信托、仓单质押、保险、债券发行买卖的流程,为各类涉及物流业的中间业务开辟绿色通道,为企业快速安全高效地办理出口活动中需要的金融业务提供支持和保障。